炎亞綸新劇「2人墜谷亡」 遺孀揭劇組不和解:毫無悔意

炎亞綸新劇「2人墜谷亡」 遺孀揭劇組不和解:毫無悔意

《初擁》劇組神仙谷拍攝現場,可以看到周圍沒有任何的安全繩等防護裝置。(圖/陳偉民提供)

由炎亞綸、姚愛寗主演的劇集《初擁》,在2022年3月11日時發生意外,劇組攝影師黃柏雄(雄爺)和收音助理阿翔意外墜谷身亡。而事發至今已過了一年,雖然劇組方面已與收音助理阿翔的家屬達成和解,但目前有消息指出,劇組目前仍未與攝影師雄爺的家屬達成和解,該案甚至已經進入到起訴階段。而尚未和解的原因,是雄爺的遺孀Una要求劇組必須召開記者會,在記者會上對外界詳細解釋《初擁》高危工作環境與血汗的情形,而這個要求一直不被劇組所接受。

一手操辦黃柏雄喪禮的攝影師陳柏言,他也是雄爺生前的至交好友,即便喪禮結束了,他也是竭盡所能的協助雄爺的家屬處理後續的大小事宜。陳柏言向《CTWANT》解釋,雄爺的遺孀Una其實也是幕後出身,先前就是一位業界的化妝師,後來因爲結婚而逐漸淡出自己的事業。在雄爺發生意外之後,Una就對業界幕後的血汗環境感到痛心,認爲一定要把業界幕後工作人員的血汗環境全部公佈出來「能改變多少不知道,但至少一定要做」。

元宇宙夯 Oculus在耶诞节跃升App Store下载榜首

訪談間,陳柏言也對《初擁》劇組的背後主導公司多曼尼感到憤怒,他表示,其實在喪禮結束後沒幾天,多曼尼就找家屬談過一次和解,當時多曼尼就曾對雄爺的家屬開價1000萬元,但最後沒有被家屬所接受。

《贸易》精密加工、五金业拓销团赴日 届增4成

Una在手寫信中爆料監製柯宜勤不僅殺價葬儀費用,還拖欠支付。(圖/陳柏言提供)

而在偵查階段的第一次和解時,多曼尼的委任律師卻推翻先前所說的和解條件,直言「1000萬和解金是要給2個人的(指雄爺與阿翔)」。結果在檢察官的要求下,多曼尼的保險公司代表直接離場計算,之後給出一個人「1千多萬賠償金」的答案,這數字遠遠高過多曼尼兩次所承諾的費用。

陳柏言也表示,在面對雄爺遺孀Una要求「開記者會說明血汗工作環境」的條件,多曼尼一直拒絕這項要求,陳柏言甚至還爆料「雄爺過世的地點,其實差點要死的是製作人柯慈暉,是雄爺出手救他的」。

魂络纱

关怀杯开打 小球员打球也要读书

Una在手寫信中控訴導演柯翰辰、製作人柯慈暉。(圖/陳柏言提供)

陳柏言解釋,在意外發生稍早,製作人柯慈暉也因爲不慎腳滑差點要跌入溪谷,是雄爺眼明手快的急忙出手抓住柯慈暉,柯慈暉甚至還曾說出「那裡很危險,要趕快離開」等言論。

但依照劇組的職權,製作人理因顧及現場環境,甚至在認爲「不安全」時就要趕快與導演柯翰辰討論,要求導演停拍,帶大隊離開。但這些事情,柯慈暉都沒有做,結果變相地造成後續又再次發生雄爺失足死亡的意外。

在進入偵查階段時,多曼尼與《初擁》的監製柯宜勤,導演柯翰辰,製作人柯慈暉等人的態度,也讓雄爺的家屬與陳柏言感到憤怒。Una甚至曾委託律師在庭上發表一段話「在我老公line初擁工作羣組裡面,監製柯宜勤,導演柯漢辰不是什麼都不知道的人,都是很有想法,很有主見的人。

A and D

但是到了偵查庭開始,曾經上過新聞的金牌製片柯宜勤變成監製柯宜勤之後,就只會說我什麼都不知道!但爲什麼在工作羣的對話內容卻不是像她說的什麼都不知道?

Dear My Friend
朕本紅妝 小說

導演柯翰辰上了偵查庭也忘了一部戲的開始,籌備時會開會,會讀本,會討論分鏡這都是導演所主導想要的。這所有的基本常識連我都知道了,導演柯翰辰卻說我不知道我只看畫面,一直再說謊。爲什麼導演柯翰辰有辦法在工作line羣組裡把大家從頭罵到尾?卻無法承認自己的錯誤?」

在手寫信中,Una認爲柯宜勤、柯翰辰、柯慈暉有明顯推卸責任之意。(圖/陳柏言提供)

野心首席,太过份

在這封轉述給檢察官的內容中,Una表示「正常有良心有良知的人,做錯事,就會一條一條的真心道歉負責,反省悔過。但是到現在,他們所說的所做的都顯示完全毫無悔意!他們的行爲以及思想比酒駕的人還要可怕!還要恐怖,除了在現場已經有三次機會明明可以避免悲劇的發生,但他們卻選擇視而不見,事後還裝瘋賣傻推卸責任。」Una直言希望法律能夠嚴懲這些罔顧安全的人,「從事情發生到現在他們完全毫無悔意,而且要讓社會大衆知道真相,不然他們一定一定會再犯。又或者有跟他們一樣思維的甲方也會效仿他們的作爲,一定還會有工作人員因爲他們的這種行爲態度這種思想再度喪命!導致別人家庭破碎!」

绿营轰物化女性 民众党呛超译

訪談中,《CTWANT》的記者提到一句「雄爺發生意外後…」結果遭到陳柏言糾正「什麼意外!做好準備結果發生事情,那叫意外,什麼安全準備都沒做,發生了事情,這叫殺人!」陳柏言憤怒地表示,而這時候,《CTWANT》的記者才真正看到由多曼尼主導、《初擁》劇組的血汗工作環境的真相。

更多 CTWANT 報導